阳光越强烈
阴影就越是深邃

社会启示

惠特曼有诗云:“决心今天什么也不唱/只唱男人彼此依恋的歌。”哦,我仿佛看见暮光影射着回春的杉林,两只公鸭在断背山山麓的溪涧里一边嬉水,一边大声吟唱。

有段子曰:小时候同桌借给我一盘录像带,我打开一看:“18岁以下青少年请在父母陪同下观看”,然后赶紧叫父母来,后来……我整个礼拜都是鼻青脸肿的。

在虚妄的时间之魔面前,我们每一个人,都是输家。

当四个现代化实现了12年后,我发现谋生依然艰难;我还发现幼时学的礼义廉耻全都过时了,从前清香的食品如今都被下了毒;我不再相信爱情,也不再相信新闻,年轻时我怀揣铁肩担道义的梦想入行,多年后我发现自己的铁肩上挑着一副粪桶。

张艺谋曾叹:现在的孩子一代比一代难看,因为美女都不嫁帅哥,都嫁歪瓜裂枣的老板和官员去了,生不出好货。美女未必不邂逅帅哥,未必不跟帅哥困觉,但相遇与相守是两码事,正如蔡英文说:我不会因为一根香肠,就要下整头猪。

吾友小古在主持时念叨了一句:女性应该多读书,读书可以让你的灵魂更丰满。我在一边想:以后柴禾妞们去相亲时,可以自称肉身是32A,但灵魂却是36D,“奴家亦有汹涌波涛,只是波涛在别处。”

人脉这玩意,听起来是庸俗主义的产物,其实它贯穿了人类发展史。仅以同窗为例,国共许多高级将领,都是黄埔出身,可见校友有多么重要,美国的常春藤盟校,其实就是预备役政客们的欢场。

数十年后,斯威特在镜头前说:日本航空兵有严格规定,起航和返航时都必须保持固定队形,就像准星里岿然不动的飞行棺材,打翻他们太容易了。倘若日本人机敏善变一些,一会是S形,一会是B形,斯威特能否竖子成名,那还难说。

人是会变脸的。丁玲24岁就写性解放,甚至写女同,旖旎情史也不少,后来时而右倾,时而左倾,新潮过,革命过,张扬过,跟风过,老来终于想通透了,跟她的宿敌周扬一样。

我们能不能有一间自己的茅屋,时代说了算;我们能不能过上最世俗的平静生活,时代说了算;甚至,我们能不能吃上猪肉,都是时代说了算。

写出《许三观卖血记》17年后,余华在暨南大学演讲。他说:“我们这代和后面几代人很幸运,赶上了好时候,我们把好果子都吃完了,把不好的果子留给你们,很抱歉。”依我看来,这是眉毛对鸟毛的一次悲鸣,一次谢罪。

所以说,只要跟对了人,跟对了佛,即可在从娘胎到鬼胎的漫长生涯里,只逢青眼不见白眼,一路过去未遇任何翻起的鼻孔和扭转的屁股,只有弥勒般肥胖的笑颜。

所以说,人不能太有貌,不能太有才,不能太有骨气,否则要受天谴。佛祖赐了我们平庸到每一个毛孔的肉身,其实,便是赐了我们平安。

生活是一场漫长的陪客。我最近偶尔陪朋友吃饭,经常陪同事上夜班谈论各种业务问题,剩余时间陪流氓兔睡觉——陪吃陪聊陪睡,正好符合三陪定义。

赞(0)

评论 2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  1. #-9

    生活是一场漫长的陪客,人生就是一次无法回头的旅途!

    公羽千城8年前 (2012-05-30)回复
  2. #-8

    [闭嘴]

    设计师8年前 (2012-06-08)回复